jc
jc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资讯分类
/
/
/
张极:为G20国家国家科技交流作出贡献

张极:为G20国家国家科技交流作出贡献

  • 分类:新闻报道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02-03 14:2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详情

  《财经网》记者 刘享 李涵雯 苏州报道
  9月上旬,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11次峰会在浙江杭州举行,G20国家间技术合作与交流成为国际期待的会议亮点。据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报道,医疗领域的J-Valve 心脏瓣膜技术,有望成为中国科技界对G20国家技术交流的代表项目。
  张极,J-Valve技术发明人,苏州杰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CEO。研发创新,治病救人,是他朴素的信仰,“能够用我们自主研发的医疗科技治病救人,能够用科技创新推动医疗体制改革,能够把‘中国心’的技术推向全球,我觉得这是件很欣慰的事。”他说。
  为G20国家间技术交流作出贡献
  张极出生于医生世家,亲戚也几乎都是医生,本想成为一个工程师,却受父母之命学医。不到28岁就上手术台,后来出国深造。在临床上,他总是想创新。2000年前后,他发现介入瓣膜领域是一个医学和机械结合的方向,便一头扎进了这个领域。
  目前,依靠他发明的J-Valve瓣膜置换系统,治疗主动脉狭窄和瓣膜关闭不全取得了很好的临床效果。并且,手术无需开胸进行体外循环,只需在肋间开一个小孔通过导管植入瓣膜。
  J-Valve技术已初步在我国瓣膜病外科领域形成了新的治疗规范,据临床实践,运用J-Valve技术进行主动脉瓣置换耗时仅需7~10分钟。值得一提的是,临床试验对象均为高危的高龄患者,平均年龄74周岁以上,最高年龄达87周岁。这些高龄、危重病人,手术成功率很高,术后恢复状况良好。
  自2014年初,J-Valve瓣膜置换系统陆续在我国三家大型知名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以及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开展了临床试验。截至目前已经成功完成100多例临床试验。
  上述中国的临床案例在《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JACC)上发表后,轰动了全球心脏医疗领域。JACC是全球顶尖的心脏病研究杂志,全球只有大型的、具有重大临床意义的研究可以发表。
  这也是加拿大“特批”开展首例应用来自中国医疗产品手术的重要原因。
  2016年2月,加拿大最大的心脏外科中心温哥华圣保罗医院为一例重度主动脉关闭不全的患者成功进行了微创心脏瓣膜置换术。为他做手术的是加拿大的医护人员,手术使用的医疗器械“特批”来自中国——张极的创业研发团队。
  以往需要几小时甚至十几小时的手术,这次在“分钟级”的时间内顺利结束。该例病患手术3小时即起坐进食。截至目前的医院随访显示,患者身体恢复状况良好。
  2016年2月19日,在手术成功消息传出的第一时间,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刘菲会见了张极。张极向刘菲介绍了手术情况和J-Valve系统特点,并特别强调这是全部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产品,首次应用于海外患者并获得成功,为中国自主创新医疗器械走向国际打开了新路。
  “这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医疗技术首次进入发达国家。”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刘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刘菲对推动中加双边科技合作表示鼓励和支持。
  G20峰会即将召开之际,在得知J-Valve心脏瓣膜技术有望成为G20国家技术交流代表项目之后,张极平静地表示:“作为一个年轻的初创企业,能在巨头云集的医疗领域脱颖而出,J-Valve心脏瓣膜技术有望作为代表项目呈现在G20各国面前,我们感到很欣慰!”
  “对于J-Valve技术来说,已经多次亮相国际舞台,在全球心脏医疗领域已经引起高度关注。这些都是对我们的鼓励,而我们的使命就是治病救人,尽最快时间救尽可能多的病人。”张极始终将“治病救人”牵挂于心。
  少花钱办大事,用科技推动医改进程
  《财经网》:目前J-Valve技术的研发和推广情况怎样?
  张极:瓣膜置换技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比较成熟了,但是手术替换人工心脏瓣膜最大的问题就是它需要开胸需要体外循环。恰巧需要做这个手术的一些病人都是严重心衰病人和老年病人,大部分人不可能承受得了这种手术方式。
  J-Valve微创瓣膜置换技术使中国制造和自主研发能力走到世界顶尖地位,也带领中国医疗器械走向世界最高峰。过去心脏病患者进行瓣膜植入需要花费数小时,利用J-Valve技术只需几分钟。
  J-Valve技术在国内已经完成一百多例临床试验。在加拿大已经进行了四例手术,病人恢复的情况都非常好,目前加拿大政府又陆续批准了更多病人使用J-Valve微创瓣膜。同时,德国、意大利、新加坡等发达国家的心脏病专家也纷纷申请使用J-Valve微创瓣膜,J-Valve技术正在逐步向全球推广。
  《财经网》:为什么说J-Valve技术可以推进医疗体制改革?
  张极:世界各国的医保预算都是有限的,病人却往往在不断增加。心衰是目前全球第一大致死病因,一旦发病会消耗很多医疗资源。传统的开胸手术风险大,效果也不理想。但是,如果不做手术,病人每年也有很高的花费做保守治疗,几年下来花费也不菲。这里面相当大一部分开销是需要财政负担的。现在有了更为先进的技术,可以减轻病人和国家负担。
  医疗领域的APPLE
  《财经网》:你在加拿大25年,已经功成名就了,为什么现在又选择回国创业?
  张极:留在加拿大是因为当时在那里能够学习更多的技能,能够更好发挥自己的能力。现在回国创业,我主要觉得这件事是对病人有利的事。国内现在有很好的创业环境和各级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中国的病人会更方便地受益,如果各国病人都受益,我觉得这就是挺好的一件事。
  我个人主要就觉得,要珍惜每一个人的生命,不管他是谁。从医生角度来讲,如果发明一项技术能治病救人,将医疗技术的局限性缩小,就能救更多的人。尤其对于这个瓣膜疾病来讲,大部分重症患者承受不开胸体外循环手术。J-Valve技术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么这些病人就能再活好多年。
  《财经网》:科技创新这些年,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张极:我们是三个人合伙创业,开始只招了两个技术人员和一个行政管理人员。目前,我们团队已发展到五六十人,能够按时按预算高效完成任务。
  中国目前创新型医疗器械公司还不多,人才需要自己培养。我们普通岗位上的人进步都非常快,比如他们过去都没有缝过瓣膜,现在他们掌握了技术之后,非常稳定,质量非常好。很多人认为苹果手机质量是最好的,我想把我们的这个介入瓣膜做成医疗领域的APPLE(苹果)。
  我们的介入心脏瓣膜技术现在已经是第六代了,但是其实技术无止境,我们总是觉得还要去继续完美,在每一个细节上都想到要进一步完善。每个环节、每个细节都按照标准规范做,严格控制质量,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临床效果稳定可靠。
  《财经网》:这几年一直处于潜心投资研发的阶段,公司还没有收入吧?
  张极:公司已经近7年了,一直在大量投入资金进行研发。虽然公司还没有收入,但是我们每一段时间都有非常明显地进展,这对开发者和投资人是最大的鼓励。比如,我们在动物实验阶段实验结果是非常完美的,临床试验时候病人结果又符合我们预期……每一个环节都使得大家信心百倍。
  我相信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也许我的使命就是用我的手和脑为人类心脏病的治疗提供一种新的方法和手段。学医学了一辈子,然后能够发明一件对病人有益的技术,它能彻底改变一种疾病的治疗方法。我希望能把这件事做成功,做到最好。
  我们对病人给我们的信任非常感激。同时,我们在临床试验中把病人的安全问题放在首位,从技术上来充分考虑病人的安全保障。
  将J-Valve技术推向全球
  《财经网》:最初是怎么想到要发明J-Valve的?
  张极:我最头疼和最不愿意跟病人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没有能力来治疗你的疾病”,实际上这是给病人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尤其是很多老年人一旦得了主动脉瓣疾病而又不能承受体外循环,以前就只能回家。这就是我最初发明J-Valve技术的原动力。
  1999年前后,我还有一部分时间做临床,那时候介入瓣膜刚开始有公司在研究。我也在很早就参与了这些研究,但是觉得当时的设计不太合理。我最初的想法就是做一个系统,让植入装置自动把瓣膜放入人体内,也就是自动完成主动脉瓣替换,不需要依靠医生太多的主观经验。有些设备要靠医生瞄准,但医生累了或者影像不清楚,就会造成瞄准失误率很高。
  我通过多次摸索、试验,作出了J-Valve 瓣膜的原型。有了投资后,进一步把这项技术发展成现在的J-Valve瓣膜置换系统。
  《财经网》:J-Valve技术和其它国家现有技术,主要有什么不同?
  张极:主要的不同在于J-Valve瓣膜置换系统的设计更符合人体解剖结构,很好地解决了瓣膜定位和瓣膜固定等关键环节,使医生操作更为简便,手术过程更加稳妥、顺利,从而起到提高疗效、降低风险、减少副作用的效果。此外,J-Valve系统还有更广的适用范围。J-Valve系统不仅可以治疗主动脉瓣膜狭窄,还能有效治疗主动脉瓣膜关闭不全;而其它介入瓣膜只能治疗瓣膜狭窄,而不能可靠有效地治疗瓣膜关闭不全。

联系我们

这是描述信息

+86-512-63179788(吴江) | +86-512-63036288(园区)

这是描述信息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创业园4-1号
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星湖街218号生物纳米园C21楼

这是描述信息

215200

关注我们

这是描述信息

手机版网站

这是描述信息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苏州杰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这是描述信息